次元诊所

【楼诚】01.浮云散

01.浮云散

 

三个非独立的故事,这只是其中一个

全部打楼诚tag

不会虐,不只是个写黄文的,是一个只会写黄文的作者

部分情节来自于《盗梦空间》

脑不太好使,有bug请见谅


 后续 02.明月照人来

03.团圆美满Vol.1

 

明楼第一次接触到明诚的梦境,是明诚结束了巴黎大学最后一堂建筑课程之后,筑梦师需要无穷的想象力。

明诚的潜意识里,最浅层的是在巴黎的时光,出了教室在大学的河畔漫步,艾菲尔铁塔下一对对相拥的情侣,唐人街熙熙攘攘的人潮,咖啡店弥漫的香气,和自己一起住着的公寓。

这些生活琐事,聚集在一起,明诚从十几岁陪着自己来巴黎求学,除了当中两年跑去俄罗斯学习之外,两个人并未分离过。

明楼也见过除了这些此外的梦境,比如小时候阴冷的房间,毫不犹豫下手的巴掌,还有十岁那年被自己包入怀中的街道。

每一个都组成了明诚生命中重要的时刻。

然而,明诚只是一个筑梦师,平时的他只需要进入别人的潜意识,运用自己的能力建造任务需要的场景。

 

夜晚的巴黎,繁星闪烁,这是在上海不能看到的美景,周末的晚上,店铺都早就闭门歇息,明诚和明楼拿着薄毯坐在公寓的露台上。大学旁的公寓各式各样,两个人特意租下了这个独栋二层别墅,在露台上放了一张桌子,偶尔明诚的大学同学也会来这样喝喝酒聊聊天,一点都不顾及明楼这个导师在场。

下午的时候和大姐、明台通了电话,互相道了中秋好,一家相隔两地,但总算身边都有人伴着,虽不能团聚,但也算美满。

“大哥,明日一早你还有课,不要多喝酒。”明诚瞧见明楼又往自己的高脚杯里倒了点红酒,也不知道上次是谁喝醉了酒,还是自己给系主任打的电话说明教授感冒严重没法来上班。

“良辰美景,本应尽兴。”明楼晃了晃酒杯里的酒,抿了一口,“这瓶挺好的,以后就买这家的了。”

下午两个人乘着还有稍许店开的时候跑去囤了些吃的,从市场出来的时候明诚随口说了句家里没酒了,要不要去买一瓶,两个人就钻进了一旁的红酒店,以前也从未买过,误打误撞反而对了胃口。

“是,大少爷。”明诚嘴里嚼着鲜肉月饼,说话含糊不清的。

“是大哥。”明楼伸手轻轻敲了下明诚的额头,“没大没小的。”

“酒鬼。”明诚一只手捂着头,咽下嘴里的食物,小声的说了句。

明楼权当没听到,家里的一个个被惯大的,真说起来还能扯到自己的头上,真是怀念坐在自己怀里认字的孩子,还会糯糯的叫大哥,听话的不行。

转眼已经长成眼前的少年,将他培养成才这句话,也算是实现了。

浮云遮住了月光,只有幽暗的灯光映在两个人的脸上。

明诚一直低着头,没怎么说话,心里不知道想什么。孩子长大了,明楼不是猜不到明诚想什么,在一起这么久,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。

当年和汪曼春在一起的时候,明诚的反应他是清楚的,最后拉着自己说要陪着一起来巴黎,眼里满满都是期待。这么多年,看破不说破,不是他不愿意,是有隐忍,有犹豫,但更多的是有过的执着,两个人都是。

“大哥,你想不想回去。”明诚突然开口说,“在俄罗斯的时候,大姐问过我,要不要回去。”

这家事情,明楼是知道的,明镜特地打了电话来说,明诚年纪还小,从巴黎跑去俄罗斯,语言和生活都是从头开始,要不之后就让他回上海,这里的教育也是可以的,实在不行香港也好的。

明楼没说话,他想着明诚不会答应的,他也不会的。

“但我不想回去,”明诚抬起头,眼睛里闪烁着光,“大哥应该也知道,所以才没答应大姐。”有些事不必说,就能明了,“但我还是想知道,大哥究竟是怎么想的。”

明楼望进明诚的眼里,渴望与诉求他都能理解,他的眼里也有。

月光洒下,明楼想到了母亲曾经对父亲唱过的那首歌,“我哼首曲子吧。”

 

浮云散,明月照人来。

 

 

明楼醒过来的时候明诚坐在床的另一边穿衬衫,阳光穿过窗帘的空隙,照在地板上。

“大周末的早上去哪里,”明楼从身后抱住搂住明诚,吻落在后颈处。

明诚侧过头伸手推开明楼,系上衬衫领口的纽扣,遮住昨天欢爱的痕迹,“去南码头晚上的镇定剂不够了,大姐也要来,得去买了。”

“梁仲春的生意真是好做。”明楼顺势倒在枕头上,靠着床板看明诚穿上西装,“路上小心。”

“知道的,明长官。”

 

双双对对,恩恩爱爱。

 

 

TBC

 


评论(2)
热度(20)

关于我

冷cp爱好者
© 次元诊所 | Powered by LOFTER